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痴妻俱乐部(四)
痴妻俱乐部(四)

痴妻俱乐部(13)─浅野直子(20)的情况─

痴妻俱乐部是为了不安於现状的已婚女子,提供她们进行高度隐密的多样化 社交活动而成立的月费制女性交友团体。在初级会员的年轻太太们当中,流行着

一种粗糙的包养风气──太太们宠爱像直子这种从学校毕业没多久就新婚的嫩芽

,却不将她以闺蜜或女伴的待遇同等视之。仅仅,是为了那比自己更年轻、 更有活力的肉体而已。

「你的情况我大致明白了。直子小姐,你愿意为这样的自己附加多少价值?」

直子并不讨厌单纯被视为性伴侣,反倒认为这是对她天使脸孔与曼妙身材的 最佳讚美。她坚挺的胸部中等偏小,如此才能与瘦削的腰身形成凹凸有致的曲线。 甜美清纯的脸蛋加上不同於太太们的浅褐色凹陷乳头,再再为直子的身价添上几 笔不小的价码。尤其,在职场打滚的新婚嫩妻每周能来俱乐部两趟已经很不容易, 要在那短短三个小时内品嚐鲜美的肉体,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用钱讨小美人欢心。

做为一个性伴侣,直子与同龄嫩妻们最大的差别,在於她深刻体认到自己的 地位与能耐。她可以贴着吞云吐雾的太太扭腰摆臀、弓起腰让太太品嚐女体水果、 穿上太太指定的下流服装伴其共舞,偶尔也答应与太太窝在狭窄的女厕隔间,但 就是不让固定的对象束缚住自己。某些厌恶包养风气的太太嫌她这种女人是臭破 麻,惯於单一伴侣的太太也以婊子称呼她,直子很乾脆地将这些贬语视做其她没 格没调的嫩妻,在她眼中,整天苦思为钱献媚的女人才配叫下贱。她不敢自称专 业,好歹是个墨守成规的性伴侣,若终有一天达到纱梨小姐那般境界,绝对没人 敢在她背后指指点点。

她虽然年纪轻,性知识却非常丰富,可惜这些绝大多数无法用在亲爱的老公 身上,俱乐部太太们成为很好的实验对象。当然她也不是什么都肯玩,至少会让 她身体看出明显变化的部位是不给太太们过度使用的。像是肛门,若只是单纯的 亲吻或偶尔以手指挖弄还没关系,但绝不接受任何玩具。有些太太带她上床时叫 来公关娘助兴,几度都在意乱情迷中要求公关娘替直子后庭开苞,她第一次严正 声明,再犯就翻脸不认人。这些太太有的摸摸鼻子转而找其她嫩妻,有的即使觉 得受辱,依然不肯放弃抱直子上床。毕竟,她实在年轻漂亮又性感,而且许多不 好意思说出口的性癖,她都能与之奉陪。

性虐待风气难以在初级会员间养成,最主要的因素是:大家几乎是来放轻松 享受的。这里流行的是闺蜜文化,虽然有几对混合主奴关系,多数仍是对等的交 流。但是,嫩妻们的出现确实慢慢地对环境造成影响。如果只是跪在太太面前仰 起头张开嘴、喝下太太的尿就能换到名牌皮夹的话,没有一个嫩妻会拒绝这种好 提议。一些多金却吝啬的太太窝在派对会场,就是为了寻找这种女人。她们将见 钱眼开的嫩妻调教成自己的肉便器,藉以满足无法加入高级会员享受那一切的吝 啬鬼心态。殊不知,嫩妻们只有在太太们调教她们时装得百依百顺,时间结束又 忙着接洽下一场温存。

纱梨小姐曾经劝过刚入会的直子别妄想走她走过的路。半年后,直子已经是 继纱梨小姐之后,最被初级会员的太太们渴望的女性。她所做过最疯狂的一件事, 是为了某个太太去染了头发、做日晒沙龙,前后花上整整一个月把自己塑造成十 年前涩谷街头流行的年轻辣妹,讲话方式同样地粗俗下流。浓妆艳抹的黑肉妹绝 对与太太们的品味有段不小的差距,但其实有部分太太还挺中意这种随性的打扮, 只不过在这边,带头脑简单的黑肉妹开房间的不是中年大叔,而是年轻太太。顶 着夸张的大眼妆、叼着菸身穿水手服与迷你色小姐在线电影裙两腿开开地蹲在太太们脸上,那种 与乖巧清纯的印象产生强烈反差的直子,在太太们之间可说是大获好评。后来, 嫩妻们纷纷起而效仿,有阵子俱乐部内同时出现五名看起来又笨又好骗的黑肉妹, 不知情的太太一上钩可就有得受。

近来最让太太们惊艳的,莫过於直子当众宣佈她的宝贝后庭终於解禁了。既 然心爱的老公鼓起勇气享用过,开放给太太们玩弄应该没问题了吧──在太太们 疯狂抢夺中的直子愉快地做如是想。不料,她实在太低估太太们的兽欲了。解禁 不到三个钟头,直子就被长期压抑着的太太们调教到产生阴影。在肛门恢复以前, 也只好再度搬出禁用令。

痴妻俱乐部(14)─上原玲奈(34)的情况─

痴妻俱乐部是为了不安於现状的已婚女子,提供她们进行高度隐密的多样化 社交活动而成立的月费制女性交友团体。正如同任何社交场所上的宠儿,俱乐部

内也有不少擅於八面玲珑的交际花──或许还难以和全方位能手的纱梨小姐平起

平坐,不过玲奈倒是从来没缺过女伴。

玲奈以前的兴趣就是长舌,从学校到职场,八卦从未间断。尽管因为结婚变 得比较收敛,但一与俱乐部的太太们混熟,又重新挂起八卦传播站的招牌。因为 实在太会讲了,她也深深瞭解喜好八卦的太太们心态,投其所好的结果就是大家 都爱找她聊天。愉快的闲聊与赤裸的情欲相互交叠,让敢说又敢玩的玲奈短短一 年内就交了三十位闺蜜,交谊厅的一角俨然形成她个人的后宫地盘。

所谓敢玩呢,并非太太们用以谦虚推托的用词,而是如同字面意义上的意思。 玲奈的后宫不接受一对一的性爱,最起码得三人行,且每位太太都必须为彼此献 出肛门。玲奈本人热衷於替太太们浣肠,将体内的秽物都排掉后,再让被浣肠者 以肛门提供温牛奶给大家喝。通常六、七人坐在一块儿聊天,就有两位太太担任 牛奶供应员,玲奈亲手替她们注入温牛奶,或者单纯挖她们屁眼取乐。一些年轻 太太的肛门被她玩松了,她竟以此向众太太炫耀。

太太们对肛交的接受度超越百分之九十,有很大一部分得归功於玲奈与她的 后宫。身为肛交爱好者的玲奈,每逢办事都拉拢闲着的太太一同参与。她让太太 们就近欣赏她皱折深厚、富有极佳收缩力的肛门,后宫们轮番舔弄玲奈的深色屁 眼,然后替她做扩张运动。其实,这群太太大多不需扩张便能塞进假阳具,玲奈 只是单纯想让大家观赏她肛门的每个动作罢了。诚如前面所说,玲奈是位敢玩的 太太,她的后宫也有许多特殊癖好者。玲奈让喜好臭味的太太闻她放的屁,没屁 好放了就让臭脚的太太践踏癖好者,直到她下一个屁冒出来或者满意了为止。有 些太太嗜好浴尿,玲奈陪她一起沐浴太太们的金黄色尿水,她们在温热的尿臭中 接吻互抚,再让放尿的太太们舔食她们身上的尿液。比起浴尿更令人叹为观止的 粪便爱好家也存在於此,但玲奈唯有这点尚无法接受,因此无法多加着墨。

有阵子俱乐部内流行插着造形肛塞,露出各种可爱的尾巴,这就是玲奈等人 带起的风潮。此外,她也让闺蜜兼后宫们在公众场合穿着大号按摩棒,彼此抓着 某人体内的开关,来一场刺激的淑女交际。这群人喜好互相玩弄,亦擅长言语刺 激。玲奈的闺蜜与母猪是一体两面的存在,闺蜜享有支配者的特权,事后再沦为 母猪享受被支配的喜悦。她们嘲讽讥笑担任母猪的太太,使她在人群中出丑,或 是制造骚动。遇上一些侵略性较强的太太,母猪可能会被对方强奸与轮暴,玲奈 买通公关小姐拍摄那些过程,下次再拿出来嘲弄受害的母猪。这听起来充满恶意, 但其实多数太太很能享受这种羞辱。就连玲奈本身成为母猪时,也会刻意引诱那 些太太轮奸她。至於经常被这群人打扰的几位太太,则是放任三天两头就来一次 的骚扰。毕竟有上等的肉自己送上门,不好好享用就太浪费了不是吗?

玲奈的闺蜜们大多来自初级与中级会员,她曾试着拉拢几个高高在上的上流 少妇,不料对方却属於知名的凉子小姐一派。玲奈只有在刚毛祭上见过凉子小姐, 她们愉快地谈论美人的腋毛,是场难得的体验。不过,凉子小姐底下的太太们, 就不是这么容易亲近的。当她们发觉玲奈一派的小动作,便动员起来反笼络对手, 担任母猪的太太们成为一道致命的缺口。没有特定主人的被虐狂,是最容易被拐 跑的。玲奈一派的太太们相继遭到吸收,有的成为刚毛爱好者,有的则被玩完抛 弃。玲奈深深感受到来自高级会员施加的压力,不禁向樱小姐寻求帮助。有着一 片樱色假腋毛的樱小姐为两派筹备调解会,方才停止这场恶斗。

透过纱梨小姐的推荐,玲奈结识了美奈子小姐与她的闺蜜扇菜小姐,彼此交 谈甚欢,床第间的温存也格外畅快。只不过在完事后,不知为何连主厨兰小姐也 跟着太太们一同发汗娇喘……听闻美奈子小姐的抱怨,她才知道扇菜小姐的圆圆 脸正是引来怪阿姨的原凶。

「今后也请多多指教,美奈子小姐、扇菜小姐。」

无视於被樱小姐拖出包厢的兰小姐、诚心向两位太太推心置腹的玲奈,在损 失许多闺蜜后的现在,重新扮回了一朵纯粹美丽的交成人色情网 丁香五月际花。

痴妻俱乐部(15)─二之宫林檎(23)的情况─

痴妻俱乐部是为了不安於现状的已婚女子,提供她们进行高度隐密的多样化 社交活动而成立的月费制女性交友团体。究竟太太是去了哪儿、弄到白天打电话 回家都没人接,非得要打手机才找得到人呢──背负着某位严重质疑太太出轨的 丈夫请託,自称名侦探的林檎小姐晃着手边唯一的线索,照明信片上提供的号码 拨了通电话。

林檎常自称半个天才,因为她的在校成绩总是介於中上程度,教授给予的评 价也是中上,她的人生或许也能以中上来形容吧。大学毕业后打着女性侦探的名 号和同好一起创了间徵信社,虽然少有顾客上门,肯定是因为这个社会太和平的 缘故──既然一年接十件案子、达成率高达三成的名侦探都这么说了,绝对不会 有错。

当然她也不是刚出社会的白痴大学生,尽管有时候思考模开心五月天四房播播小说式很幼稚,最基本 该注意的地方还是会注意。比方说,只身潜入那间叫痴妻俱乐部的场所,要是在 特定时间还没安全走出来,在外头守候的搭挡就会立刻报警。任务能达成是最好, 最坏的情况至少也得留得青山在才对嘛!

在心中窃笑着取出五万日币做为入会费、给樱小姐领进俱乐部内的林檎,立 刻将路线及内部构造牢牢地记在脑里。她随着樱小姐见识到优雅的交谊厅、自由 的派对会场与忙成一团的包厢楼层,最后来到一间灯光昏暗、充满微腥气味的房 间,里头有名女子跪坐着等待她们。林檎被好奇心驱使靠近一看,没想到竟然是 本来该在外头等待的同事。

「二之宫林檎,本名原濑子,利用家里的钱合资开了间营收倒亏的徵信社, 试图挖出某俱乐部令人冲击的真相以声名大噪……这样的剧本,您不觉得大胆人体艺术照太老套 了吗?」

林檎管不得背后的嘲讽,连忙摇醒跪坐着昏过去的好友,两人正准备逃离的 时候,房门重重地关上。站在门前的是一位身穿纯黑漆皮内衣式套装,一手甩着 短鞭、一手插於腰际,露出健康腹肌与强壮阳具的黑发女子。林檎与好友半信半 疑地盯着那女人的私处,那确实是阴茎没错。那女人踏着黑色高跟鞋来到两人面 前,她们俩吓得往后退,直到被逼至角落,却被藉昏暗之便躲藏於此的太太紧紧 抱住。两位美丽但眼神狰狞的太太固定住不断挣扎的两人,身穿黑色套装的京子 女王亲手为她们脱下裙子与内裤。

很痛。超痛。痛到想死却死不掉……这就是男色女色网 女性身为处女却被京子女王无情蹂躏 的林檎心声。她从没用过按摩棒之类的道具,顶多用跳蛋按摩阴蒂,如今却被如 此巨大的阳具撑开她的处女穴,更何况那玩意还是长在女人身上。林檎被剧痛与 错乱弄得嚎啕大哭,身旁好友却因为太太的爱抚发出娇喘。待京子女王转而插入 好友,林檎反过来因为太太对阴蒂的爱抚收起哭腔,变成不甘心地呻吟。她们俩 都还没跟人有过性经验,却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被同一个女人夺走两人的处女。

不止如此,待好友似苦似喜的叫声渐渐平息后,肛门传来的清凉感登时让林 檎脸色剧变。被巨物插到炽热退不掉的阴道还在发疼,紧接着肛门又被无理地撑 开,明确感觉到女人的那话儿频频尝试往她肛门内深入的林檎,带着无限恐惧被 太太弯身吻住。另一位太太技巧高超地按揉她挺立的阴蒂,又为她心中的不安染 上不合理的期待。

象徵着后庭贞洁的括约肌被突破的那一瞬间,在好友面前羞耻地被奸到漏尿 的林檎,再也懒得去思考任何事情。甚至轮到好友哭着哀求别碰她的宝贝后庭时, 被太太们压住后脑勺、脸紧贴好友私处的林檎,也在京子女王的命令下舔起那漂 亮挺起的阴蒂。林檎与好友两人轮流看着彼此被夺走两次处女,最终都放弃了抵 抗、任由京子女王玩弄她们的肉体。

等到调教房的房门重新敞开,衣衫不整的两人连独自行走都办不到,只能在 两位尚欲求不满的太太扶持下,进入另一个已有公关小姐待命的包厢。被众太太 嬉笑轮奸的过程中,林檎与好友不约而同想起了夺走她们贞操的京子女王。比起 太太们无聊地爱抚或亲吻,英姿挺拔的京子女王实在是既勇猛又有那么点帅气。

两位年轻处女虽已受过冲击性的开发与轮奸,樱小姐仍让她们看了被太太们 拍下的各种羞耻照,请两人务必引以为戒。若她们回去后仍安分守己,下次再过 来时依然可以安排京子小姐服务她们。林檎已经累得不愿再思考,好友情况也差 不多。随着樱小姐前往搭乘接送车的路上,两人股间相继掉出太太们故意埋入体 内深处的小道具。

要是再被京子女王强壮的那话儿插入,绝对会彻底变成废人吧──在接送车 内与好友相依休息着的林檎,脑海中只剩下樱小姐离别前给予她的诱人耳语。

车子还没抵达目的地,手牵着手的两人私处再度湿润起来。

痴妻俱乐部(16)─森多摩子(28)的情况─

痴妻俱乐部是为了不安於现状的已婚女子,提供她们进行高度隐密的多样化 社交活动而成立的月费制女性交友团体。有关於健身房教练森多摩子的流言,一 直是中级以上的会员们茶余饭后的优质话题──太太们藉此来探明彼此的意向, 暗地进行着缜密的寻人计划。

四位健身教练中,多摩子有着「美筋」的别称,她的身材或许比不上职业举 重选手,发达的二头肌与腹肌倒呈现出非常美丽又有力的线条。别的教练顶多只 有轻微的肌肉曲线,多摩子则拥有结实的筋肉。对於心中仍存在着阳具依赖性的 太太们而言,筋肉与阳具是同义的。因此就算这女人长得没特别出色、甚至还因 为健美身材在女性分数上大打折扣,仍有不少太太冲着那身壮观的筋肉而来。多 摩子不枉为健身教练,她从早晨八点忙到晚间十点,十四个小时不是开班授课就 是带大家做各种运动,对待这份工作的态度十分认真。然而,即使如此,打从多 摩子的流言传出后,樱小姐每天都为那件事感到胆战心惊。

窒息式性爱俱乐部──经过俱乐部调查的结果,流言所提及多摩子过去的工 作场所,确实是存在的。去年才因为某议员的女儿死於该俱乐部内遭到调查,才 发现那里死於不纯熟窒息式性爱的男女竟多达六人,多数干部遭到起诉,当时只 是普通会员的多摩子则侥倖逃过一劫。该俱乐部后来换个名称又继续经营下去, 多摩子并不知道这件事,而是透过女性友人的引荐来到痴妻俱乐部。至於她过去 实际参与哪些活动、在活动中扮演哪类角色,虽然察言观色就有个底,始终没有 证据可以证实。

樱小姐从来不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下为难别人,但她那经由诸多因素产生的直 觉向来都很准。

多摩子是个办事有计划的女人,身为小有资历的虐待狂,判读气氛是必要的 技能。在许多人为可加以补正的变数当中,她所要赌的只有第一步──初次下手 的地点是不是摄影机死角?她那从前俱乐部调查事件中逃出的运气还在,健身房 附设的某间盥洗室确实因为监视设备的线路故障形成死角,她在那里凭着浑身肌 肉挟住悄悄监视她的公关小姐,以结实的手臂夹住对方瘦弱的脖子奋力抬起,直 到公关小姐的挣扎渐渐转弱,最终在她怀里迸出屎尿失去意识。她不客气地扇醒 公关小姐,粗暴地强奸了对方,见到试图反抗的举动就掐紧那只白白瘦瘦的脖子, 或是朝腹部偏下侧的部位揍上一拳。公关小姐哀求她别对她施暴,却又因为多摩 子熟练的爱抚被迫迎向高潮。渐渐的多摩子减少施虐,她粗壮的两根手指并入公 关小姐体内,又是不同层次的快感。一个钟头过后,公关小姐终於受不了连番凌 辱,在第五次高潮时昏厥过去。

那位公关小姐事后并没有向樱小姐回报那一个小时发生的事情,又数度与多 摩子私下会面。樱小姐恐怕公关小组的缺口已被打开,将该名公关小姐调往别处 服务。然而多摩子的佈署已经在这段期间落成。透过公关小姐的引导,多摩子结 识一些重度被虐狂的太太,她们不在俱乐部内相好,而是私下相约到多摩子家里 去。多摩子是个相当不错的女王,但经常对太太们施加暴力,那些不同於鞭痕的 瘀伤引起樱小姐注意,不过脸上或身上带伤的太太口径一致拒绝谈论。那些太太 白天窝在健身房,晚上或假日踏进多摩子家里,在她精准的操控下,太太们体验 到窒息性爱的美好,无一不成为多摩子女王的性奴。多摩子让太太们享受过大餐 再玩弄她们,事毕再强迫她们以嘴舌清理自己弄髒的地板,多人的呕吐物与粪尿 混在一块散发出恶臭的腥息,不服从的太太则遭到殴打。反覆受辱的太太们被训 练成多重被虐癖,其中一部分更是热衷於被殴辱。

时至今日,拜多摩子家里异常热闹之故,樱小姐也入手了确切的证据。然而 多摩子一派已然成形,且这女人对工作确实是百分之两百的认真,如此一来真是 令人伤透脑筋。为了制衡多摩子一派的拓展,樱小姐使了点要是被知道肯定会被 骂臭头的小诡计,让她们与凉子一派相接。刚毛美人们不赏虐待狂的脸,她们自 有一套性与美的标准,自然不愿与之同流合污。反之,被虐狂就算早中了多摩子 的毒,仍然是容易被攻陷的一群。凉子一派那群技巧老练的太太们拐走不少对手, 被腋臭俘虏的被虐狂太太又会在下一次多摩子给予的惩处中倒戈,两派暗斗自此 成形。终究还是嗅出端倪的凉子小姐,在邀请樱小姐参与的刚毛美人茶会上,笑 吟吟地向樱小姐表示她的想法:

「去你的。」

樱小姐笑脸盈人地收下这句话,并暗自期许凉子小姐底下的势力能够如期压 制住多摩子一派──然后喝下那杯不晓得是不是故意放了根腋毛的浓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