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成都兰桂坊2015跨年打响新年双枪完
成都兰桂坊2015跨年打响新年双枪完
有第二天就是元旦节,头一天还得出差的苦逼吗?有,那是我!有因为欠费无法上网而错失最后一张返程机票的傻逼吗?有,那还是我!总之,又苦又傻的我无可奈何的留在了这个你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成都。

  不管是不想走,还是走不了,总之今晚只能住在成都了。

  给接待部门的小何打了个电话,他立刻帮我订好了房间,是银河王朝大酒店。

  这个酒店还不错,主要是在市中心,交通还算便利,出差到成都很多时候都住的这里。

  打车到了酒店,办好了入住手续,接下来就傻眼了,难倒一个人往房间里一躺,开着电视等跨年?

  「喂,小宋,对,是老子,老子来成都了……滚……老子没你这样的朋友!」狠狠的挂断电话,长长的吸了口气,12月的成都还是挺冷的。

  小宋是我通过业务认识的,是成都本地人,臭味相投的我俩,很快就成了铁哥们,每次到成都出差一有空都会找他喝酒把妹,那关系不是一般的铁。

  谁知道,就在今天,跨年夜,这家伙居然无视孤零零的我,跑去陪女朋友去了,真是有异性无人性啊!

  不过看在这家伙告诉我一个好消息的份上,老子不跟他计较。

  什麽好消息?兰桂坊今晚有跨年活动,想起成堆的妹子和打折的酒水,心中不免一阵小激动!兰桂坊,走起!

  完全都不用司机提醒,老远我就知道前面是兰桂坊了!尼玛,好多人!整个中心广场除了人还是人,围着中间的舞台尖叫着,舞台上几个拿着电子吉他的歌手在唱歌,那激动的气氛瞬间感染了我,我也跟着人群歇斯底里的吼着。

  也不知道闹腾了多久,反正我嗓子都哑的几乎说不出话来才甘休,随便找了间人不算太多的酒吧,要了瓶啤酒,坐在吧台的椅子上,一边喝啤酒一边打量着四周。

  「安哥?哈,真的是你,安哥!」肩膀被拍了一下,随即一声悦耳的女声传来。

  回头一看,原来是分公司市场部的杨助理,二十多岁的一个女孩,很阳光很大气,因为名字里带个「春」字,所以经常被同事开玩笑叫做「春哥」。

  「啊,是春……」

  盯着杨助理恶狠狠的目光,即将出口的那个「哥」字被我压了下去。其实女孩除了性格比较开朗外,长发飘飘,前凸後翘,从哪看都不像春哥,我也就是顺着别人的口,开个玩笑而已。

  「安哥到成都出差啊?一个人出来玩都不说约我们!」明明是只有一个人,但成都女孩就是喜欢在「我」後面带个「们」字,知道的晓得指的是她一个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有一群妹子等着我约呢。

  「在茫茫人海中相遇那才是缘分啊!专门打个电话约人,不显得太俗了点?」我嘴巴上说着,其实心里想的是:你都有男朋友了,名花有主的人,我真给你打电话你肯出来?

  果然,刚说完,杨助理的男朋友就出现了,这家伙和小杨一个公司,是行政部的,我见过几次,人长的黑黑的,顶着个小平头,咋一看还有点黑保镖的感觉。

  小杨的男友和我打了个招呼,然後搂着她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尼玛,这是赤果果的秀恩爱啊!秀恩爱死的快!我心里顿时响起鄙夷的声音。

  「你们两口子跑的真快啊,从洗手间一出来就不见人了,告诉你们,今天你们别想甩掉我这个电灯泡!」

  声音刚落,又一个女孩子出现在我面前,长长的头发呈波浪卷,秀气的两道弯眉,高挺的鼻子,抹着亮彩唇膏的嘴唇让人忍不住一啄,再往下,哦,是那包裹在厚厚粉色羽绒服里的身体,老子没有透视眼,所以什麽都看不到……女孩也发现了我,对於一个陌生人的突然出现,她明显显得有点不适应。

  「这位是安哥,总公司的,是领导!」小杨立刻拉着女孩给我介绍:「她叫李丽,和我一个部门,才来公司半年多,你应该还没见到过。」「别听春的,我才不是什麽领导呢。我叫安X,你就跟着春叫我安哥吧!」我笑着伸出手跟李丽握了一下,却瞥见小杨的男朋友狠狠的瞪了小杨一眼。

  靠,难倒这家伙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还惦记着李丽?

  四周浓烈的节日气氛,很快就冲淡了因为陌生带来的尴尬,李丽也放开来,四个人喝着酒,大声吼叫着,加入到万人倒数计时,激动的声音冲破喉咙。

  除了这些,兰桂坊现场还有很多的活动,诸如抽大奖什麽的游戏比比皆是,四个人玩的不亦乐乎。

  玩到一点过,我们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兰桂坊。今天四个人都喝了不少酒,我们三个还好,可李丽酒量明显不咋的,整个人虽然还站在那里,但眼神已经开始有点迷离,身子也摇摇晃晃的。

  小杨虽然还清醒着,但脚步也有点飘忽,看样子她男朋友一个人想把两女孩弄回家似乎有点困难。

  「这样吧,我先帮着把你们送回家,然後再打车回酒店。」我提议道,立刻得到了其他三人的同意。

  原来小杨、李丽还有另外一个公司的女孩合租在一套公寓里,那个女孩今天陪男朋友去了,晚上不回家。

  进了屋,把李丽扶到她的房间,放上床,盖好被子,出来却不见了小杨和她的男朋友,只听见隔壁房间里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小杨,我走了啊!晚安!」我冲屋子里嚷嚷着,随即打开了房门。

  「好的,安哥,你慢点哈!」房间里传来小杨的声音。

  这小杨也太不懂事了,客人要走,也没说出来送送。一阵尿急,借个厕所先,我关上门,转身去了厕所。这泡尿憋的太久了,想想貌似今天到了兰桂坊就没去过厕所,还喝了那麽多酒,我可怜的膀胱啊,你受累了!

  从厕所出来,刚准备离开,突然一声尖锐的女声从小杨她们房间传出,我立刻像打了鸡血一般激动起来。蹑手蹑脚的走到小杨房间门口,竖起耳朵,房间里一男一女的喘息声格外清楚起来。

  「说,你和那个姓安的什麽关系?他怎麽那麽亲热的喊你春?」这是小杨男友的声音。

  「轻点……你把我咬疼了……」小杨的声音说不出的妩媚:「公司里同事都这麽叫的……」

  「屁,老子怎麽没听过其他人这麽叫。不说实话,老子弄死你!」小杨男友喘着粗气。

  「嗯……乳头都要被你咬下来了……唔……我和他上过床……我……我给你戴绿帽子了……」小杨的喘息声一颤一颤的,说不尽的诱惑。

  「老子操死你……操烂你的烂批……看你还怎麽去勾男的……」随着小杨男友一声粗壮的喘气声後,接下来是布料被撕碎的破裂声。(四川粗口称呼女人私处为「pi」,文中以「批」字代。)听到这里我已经听不下去了,再听下去我绝对会下体爆裂而死,因为我的肉棒隔着厚厚的牛仔裤,却已经撑起了一个大帐篷。考虑着要不要出去找个按摩房解决一下,突然一声呢喃声把我深深的吸引,那是从李丽的房间里发出的。

  鬼使神差的我轻轻打开了李丽的房门,床前亮着一盏小灯,灯光很柔和,却也能把整个屋子看的清清楚楚。

  房间的空调不知道什麽时候打开的,这会整个屋子里已经很暖和了,李丽穿着一件白色的托花小背心,下身一条印花小棉裤,嘴里嘟噜着,就那麽大大咧咧的躺在床上,之前穿着的羽绒服和长靴子被她随意的丢在房间的地上。

  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满眼春色,李丽的小背心很透,我甚至能看到里面那深色的小点,用手指捅了捅,硬硬的凸起。

  她的奶子很大,把小背心撑的鼓囊囊的,忍不住摸了一把,很软。轻轻抓着小背心的边缘,向上掀起,慢慢的掀到李丽的脖子下方,露出整个乳房,又白又挺的双乳就这样毫无遮挡的暴露在我眼前,尼玛,好大!怎麽着都有E吧!真不知道现在的女孩子到底吃了什麽,能把胸部吃的这麽大?

  欲火焚身的我没有过多的留恋那对豪乳,直接抓着李丽的小棉裤轻轻的往下褪。因为我的动作很轻,所以直到把小棉裤全部脱下来,也没把李丽惊醒,她只是懒懒的翻了个身。侧躺着的她更方便我的动作,於是我又很顺利的抓住她白色小内内的侧边,一把拽了下来。

  这下,李丽的下身完全赤裸,不着一丝片缕。分开她的双腿,双腿之间一片黑黑的阴毛,不算很多,但很整齐,有剃过的痕迹。

  双手手指轻轻分开那双腿间的缝隙,两片嫩肉软软的,只是颜色泛黑,好在分开嫩肉里面呈粉红色。阴唇发黑,据说和遗传有关,但也有可能是性生活太多引起的……

  接下来我继续干着一厢情愿的勾当,李丽闭着眼睛,任凭我的双手在她身上游走,直到我忍不住用嘴一口叼住了她右乳的乳头……「安……安哥……你在做什麽!」李丽突然醒了过来,瞪着双眼望着正伏在她身上的我。

  「嘘,别出声,小杨她们还在隔壁呢!」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躺在床上,女的近乎赤裸,这还有什麽可以解释的?我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低头一口咬住李丽右乳的乳头,用舌尖拨弄着,用牙齿轻咬着,同时左手也一把握住左乳,轻轻的揉捏起来。

  「嗯……」随着一声轻吟,李丽眯起了双眼。

  见她没有明显的抗拒,我的胆子越发大了起来,一手把玩着她的豪乳,一手开始在她小腹、大腿、私处以及屁股间来回游走。

  李丽几次伸出手来似乎想阻止我,但不带一点力气的阻挡,更多像是欲拒还迎的引诱。

  几番抚摸,欲火高涨的我,很快发现李丽双腿间的湿润,於是我飞快的扒光自己,跪坐在李丽的双腿间,双手掀起她的一双玉腿,肉棒顶正了双腿间的缝隙,不带丝毫犹豫,一挺身,肉棒全根浸没,当肉棒全部插入後,我立刻开始来回抽插起来。

  李丽的小穴里很湿润很暖,但并不是很紧凑,肉棒来回抽插遇到的阻力并不大。

  「嗯……嗯……唔……」李丽一手放在枕边,一手捂着自己的嘴,伴随着我的抽插,发出阵阵呻吟。

  瞧着她秀眉微皱的可怜模样,更加激起我滂湃的兽欲,我乾脆双手撑在她的身旁,整个身子抬起来,伴随着屁股每次重重的落下,肉棒次次一插到底。

  「轻……轻点……破了……嗯……破了……」李丽摇晃着脑袋,似乎不堪我的猛烈冲击。

  「喜欢吗?呼……喜欢我这样操你吗?」

  我伏在李丽的身上,嘴巴吸吮着她的耳垂,舌头舔舐着她白皙的脖颈,身子像虾米游泳一样,一弓一直,肉棒次次都顶到小穴最深处。

  「喜……喜欢……嗯……嗯……」

  李丽闭着眼睛,微张着小口,左右探索者就像婴儿寻找食物一样,我立刻满足了她,两个人的舌头在双方的嘴里来回交融。

  「你们在干什麽啊?」

  门口传来一声惊呼,一个人站在房门口,不是隔壁的小杨还能是谁?尼玛,刚才居然忘了锁门了!

  我一个激灵,原本坚硬如铁的肉棒立刻变的软趴趴的,从李丽的小穴里滑落出来,当时我真以为自己被小杨吓的阳痿了。李丽反应比我快多了,抓住床上的被子,一下将我俩都裹了起来。

  遇到这样的尴尬事,小杨不但没有走开,居然还走了进来。

  「你们的动静也太大了吧?我在隔壁屋都听见了!」只见她一边说着一边向床边走来,脸上泛起那种捉奸在床的得意笑容。真搞不明白,老子又不是她男人,被抓在床上她得意个什麽劲?

  好歹我也是经历过各种风雨的,初始的慌乱过後,很快镇定下来,抬头望了望房门口,并不见小杨的男朋友。

  「你男友呢?」我问道。

  「出去买东西去了。」

  「靠,这是淩晨耶,什麽东西必须这时候买,明天买不行吗?」「不行,今天要用的东西只有今天买。」话未说完,小杨的脸上泛起一抹红晕。

  我是什麽人哪?联想到之前听房门听到的内容,立刻猜出了答案:「你男朋友该不是去买套子去了吧?你也太狠了,天冷地冻的,你让他这时候出去买套子,没套子做会死啊?再说这时候出去还有店铺开着门吗?」「有啊,怎麽没有?24小时便利店,社区外面三个十字路口的地方就有。」小杨随口接道:「没套子做怎麽不会死?怀上了就要死了!他跑跑腿就当热身了……」

  突然发现我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小杨立刻打住了话头,满脸羞的通红。直到这时候我才有机会仔细打量小杨,一头长发从中分开,垂搭在胸前,一身粉红的抹胸小可爱,下身穿一条白色的运动短裤,此刻就像一枚熟透的红苹果,等着我的采摘,不由得双腿间的肉棒又恢复了活力。

  由於我本来就趴伏在李丽的身上,肉棒恢复活力後正好顶在她的双腿之间,眼睛望着小杨,脑子里幻想着身下压的就是她,身子微微一挺,肉棒又钻进了李丽的小穴,在被子的掩护下,我轻轻的活动着。

  实在离的太近了,我没动几下,就被小杨发现了,虽然看不到,但她肯定猜到在被子里面的我和李丽正在做着什麽事,脸颊涨的通红,转身就想出去。

  当时的我也不知道在想什麽,一个鲤鱼打挺就这麽赤身裸体的从床上跳了起来,一把抓住小杨的手腕,将她拽了回来,摔在床上,然後一个饿虎扑食压住了她。

  「你……你……你要干什麽?」小杨明显吓坏了,双手护在胸前,眼带慌乱的望着我。

  「你刚才好像和你男友说我们上过床吧?但我怎麽想不起来了?要不你提醒提醒我?」我做弄着她。

  「我……我胡说的。他喜欢做那事的时候说粗话,还有……还有……」小杨的脸红透了。

  「还有幻想你被人搞,他就会很兴奋,是吧!」我替小杨说出了答案,只见她将头偏到一旁,算是默认了。

  「我这人不喜欢给别人背黑锅,既然你都说了,那我们乾脆把事情给坐实好了!」我转过头,望着李丽:「你觉得我该不该把小杨给办了?」本来是一句玩笑话,谁知道李丽居然无所谓的耸耸肩:「我没意见。」见状我胆子越发大了起来,手掌摸向了小杨的大腿根部。

  「别……别这样……他随时会回来的……」

  小杨伸出两手将我在她大腿根部游走的手掌死死的摁住,侧头望着房门口,那里房门大开,没有丝毫遮挡。

  「那我们更要抓紧时间了,你说是吧?」

  我一低头,轻轻吻住了小杨的耳垂,手掌就势摸到了她的胸口。直到这时我才发现,小杨的抹胸里居然也是真空的,我毫不费力的就捏到了她的两颗小乳头,这个小妖精,原来是存心勾引我啊!

  「放松,放松,对……」

  我头一偏,捉住了小杨的殷桃小口,舌头往前一探,叩开门齿,探了进去,与她的香舌纠缠在一起,手掌隔着抹胸,揉捏着胸前的那对小可爱。

  小杨的胸部比李丽就要小的多了,但至少也是C罩杯的,我一手一个握住,刚刚好。掀起小杨的抹胸,露出那对雪白的奶子,粉红的乳头高高的耸立着,我忍不住低头一口叼住,换来小杨的一声轻吟。

  「好痒……好痒……麻……」小杨微微摇摆着脑袋。

  「怎麽样,我比你男友温柔多了吧?」

  话一说完,小杨居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似乎同意了我的说法。

  「来,屁股抬起来,对,轻轻的……」

  在小杨的配合下,我将她的运动短裤连同里面的内裤一起扒下,露出了那幽深的私处。

  小杨的阴毛不多,像个倒三角的小胡子紧紧的贴在小腹下端,两片阴唇粉粉的,嫩嫩的,还微微泛着光,要不是想到刚才她男友可能舔过,我实在没必要冒和她男友间接接吻的风险的话,我简直忍不住想舔舐一番。

  小杨男友随时会回来,时间紧迫不容我有过多的前戏,好在不管小杨是敏感体型还是她男友之前已经做过充足的热身,她的小穴已经湿滑非常,完全可以承受我下一轮的进攻。双手握住小杨的脚踝,大大的分开,一手握着肉棒用龟头在小穴口来回摩擦,不断拨弄挤压着那对粉嫩的阴唇,不一会就让它因充血变得坚硬。

  「啊……嗯……不行……不行……你没戴套……不行……」小杨努力的想抬起身,无奈双腿被我压住,她的挣扎是徒劳的。

  「你男友才戴套,我又不是你男友,所以,我不用戴套!」话一说完,肉棒顶正了穴口,身子往前一挺,肉棒破开层层肉浪,一插到底。

  「啊……疼……好疼……!」小杨一声惊呼,秀眉紧皱,脸上露出些许痛苦的表情。

  肉棒刚一插入小穴,四周的肉壁立刻涌了过来,紧紧的包裹着肉棒,不断的蠕动,肉壁上大小凸起的肉粒摩擦着肉棒,小穴深处还传来一阵强过一阵的吮吸感,龟头一阵发麻,我差一点就精关大开忍不住开射了。肉棒插在小穴里一动不动,愣是缓了好一阵才慢慢开始轻微的来回摩擦,深怕用劲过猛,一个忍不住。

  「嗯……好大……啊……疼……疼……」小杨摇晃着脑袋,嘴里含糊不清的嚷嚷着。

  「你男友和你做的时候疼吗?」

  我轻轻耸动着下身,肉棒在小穴里小幅度的来回抽插,但即使是这样,小杨似乎也无法忍受。

  「不……不疼……他没有……没有……这麽粗……插的也没这麽……这麽深……」

  小杨睁开双眸,偷偷的瞧了我一眼,随即赶紧把脸转到一边,深怕我见到她的囧样。

  「你第一次是和你男友吧?」

  听到小杨这麽说,我心中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

  「嗯……嗯……哥……轻点……」小杨点点头。

  多好的妹子,居然让我捡着了,这该算是捡漏吧!

  又是好一番活动,渐渐的,小杨小穴里越来越湿滑,肉棒在里面活动也不再那麽窘迫,我已经可以大幅度的来回抽插了。

  一手抬起小杨的左腿,扛在我的肩膀上,身子使劲向前挺动,肉棒一次次深深的插入,甚至有好几次龟头似乎都插到了子宫口,舒爽的感觉从肉棒传到脊椎再到大脑。

  「啊……嗯……啊……」小杨完全放开,歇斯底里的叫着。

  又抽插了好一会,小杨的小穴已经完全释放开来,她整个身子也变得红彤彤的,摇晃着脑袋被我干的一颤一颤的呻吟。

  「来,你到上面来!」我抽出肉棒,躺倒在床上。

  「哥,我……我不会……」小杨摇摇头,轻声说道。

  「我来……」一旁的李丽爬过来,一个翻身跨坐在我身上,右手扶着我的肉棒,身子缓缓下沉,肉棒顺着穴口顶了进去。

  「唔……」一声娇吟,李丽分开双腿,不断的蹲起坐下,随着她的抬起又落下,肉棒飞快的在她的小穴中进出,硕大的奶子在地心力的影响下,打着圈。好在哥的肉棒够粗够硬,否则真有可能被她坐断,然後吞进肚子里。

  和李丽以一道观音坐莲好一番纠缠,最终以李丽力气用尽疲惫的翻身落马而败下阵来。

  哥经过一番休整,体力大幅回升,肉棒又在李丽的小穴中好一番淬炼,更加的坚硬,这时候怎麽能没有对手?让小杨双手撑在床头,屁股高高的抬起,挺着肉棒,往前一挺,以一招後入式深深的插进了小杨的身体里。

  「啊……好深……哥……轻点……轻点……」

  小杨双手撑在床沿,努力向後挺起屁股以迎接我猛烈的抽插。干完小杨,操李丽,插完李丽,弄小杨,一时间满屋子春色撩人,一阵阵的淫声娇喘不绝於耳。

  又是将李丽压住好一顿猛插急干,操的李丽大汗淋漓,浑身的肉浪像簸箕筛过一般,而我的肉棒也开始微微的打着颤,已经到了最後关头。

  从李丽身上下来,一把抓过一旁的小杨,让她平躺在床上,双腿一字马分开,肉棒顶开阴唇,深深的插了进去。

  「啊……唔……哥……饶了我……饶……」

  「不行了……好粗……撑破……撑破了……」

  「呀……哥……我受不了……你……你去弄……弄李……啊……」无视小杨的求饶声,我咬紧牙关,埋头苦干着,肉棒开始在小杨的小穴里打颤,精关已经快要打开了。

  「哥……哥……你是不是要射了……是不是……」「不行啊……不能射在里面……不能……射……嗯……」一番剧烈的抽动,肉棒开始不受控制的跳动,马眼一松,一股一股的精液在小杨的身体里喷射。

  见我不再动作,只是伏在自己的身上喘气,小杨立刻知道我已经在里面射了:

  「都说了不能射在里面啊!哥,你要死了!」从床上跳下来,小杨立刻冲进了卫生间,继而里面传出阵阵水声。

  「你真坏!她说要戴套你偏不戴,她叫你别射进去,你偏要射进去。」李丽从床上起来,光着身子走到房门口关好了门,随即锁死了门锁。

  「我坏吗?」我冲着李丽招招手,脸上露出坏坏的笑容。

  「嗯,你坏!」李丽哧溜一下钻进被窝,任凭我从身後把她搂着:「不过我喜欢!」

  就在这时,外面屋子传来开门声,小杨的男友回来了。

  「谁在卫生间里?」

  「我,我在洗澡。」

  「哎呀,都说了我在洗澡,你进来干什麽呀?」「唔……别这样……去屋里……唔……」

  「不要……那屋有人……不……」

  「戴套……你套子戴了吗……唔……」

  「轻点……唔……」随即卫生间里传出夹杂着阵阵水声的呻吟声。

  「你戴套了吗?」李丽回头冲我微笑。

  「我从不戴套的!」我贼贼的笑道。

  「那快点进来吧……」李丽轻轻吻了吻我的嘴巴:「这次,要你射在我里面!」「乐意之至!」

  我一挺腰,从身後将二度坚挺的肉棒插进了李丽的小穴里,小屋里顿时传出夹杂着阵阵床摇声的呻吟声,像是在和卫生间里的呻吟声比赛一样,一声高过一声……

  【完】

  字节数:16389